(河南强拆)河南“官员拆迁被撞身亡”调查:当地政府4年13次强拆被判违

作者:简报 来源:上游新闻 作者:沈度 2个月前 阅读: 赞:

广告


“剩下的这几户很难拆,所以选择晚上,晚上防守薄弱,不是白天管得严,大型机械进不了场。白天又不是没拆过。”小李庄多户居民认为,郾城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并没说实话。
7月13日,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小李庄,“建业新城”小区正在施工建设。工地蓝色挡板外,有一栋刚被拆掉的楼房,房主叫王恩忠。

房屋成了废墟,王恩忠无暇顾及,他更关心的是儿子王峥的命运,在当地房管部门下属企业上班的王峥于7月8日被郾城警方刑拘。刑拘是因为一起驾车撞人事件。

7月3日凌晨,50余名拆迁人员来到王恩忠家,架走夫妻俩后,机械开始施工,房屋一点点坍塌。房屋30米开外处设置了警戒线,从一公里外住处赶来的王峥多次试图突破警戒线,可被拦下。

无奈之下,他折回住处,开来了白色私家车。凌晨2时55分许,车辆快速冲过警戒线,拆迁人员有的躲闪开了,可一人被撞身亡。身亡的人叫胡华东,郾城区卫计委副主任科员,亦是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

当地一位退休干部指出,郾城区政府违法强拆有三个原因:小李庄的地皮寸土寸金、此处纳入棚户区改造、拒拆户不满拆迁条件。

“房子保不住了”

可靠信源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7月3日凌晨,郾城区小李庄棚改项目指挥部组织50余名工作人员和大型机械,来到了王恩忠家附近。有人上到了二楼,王恩忠见状,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鞭炮,朝屋外扔去。其妻也给王峥打去电话:“房子保不住了。”可这无济于事,两人被架离房屋,机械开始作业,王家的楼房一点点坍塌。

7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图片显示,王恩忠被架离时,脸部有擦伤。

接到母亲电话后,王峥从一公里外的住处赶到了小李庄,接着便发生了上述一幕。视频显示,王峥的白色小车停在废墟上,废墟离他家倒下的房屋约10米,向下的车头被废砖盖住。胡华东倒在车旁的水泥小道上,他下穿牛仔裤、上穿黑色T恤、左侧头部已变形,腰部血迹斑斑。

据澎湃新闻报道,郾城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次拆迁是4年前启动的城中村棚改项目,手续都有,涉及443户,事发前已拆441户,只有两户不同意拆迁……之所以夜里拆迁,是因为白天“柴油车、大型机械都进不了市区”。

目前,王峥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暂不方便对外透露。此外,专班人员正在处理胡华东善后事宜。“不是全员拆迁,指挥部抽调了一些政府部门的人。”

“剩下的这几户很难拆,所以选择晚上,晚上防守薄弱,不是白天管得严,大型机械进不了场。白天又不是没拆过。”小李庄多户居民认为,郾城区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并没说实话。

这并不是指挥部第一次在黑夜拆迁。

6月30日凌晨4时许,小李庄王财生家也被拆了。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视频显示,一名老人倒地不起,她的身旁站着戴着头盔、拿着盾牌的安保人员,有人大喊:“房子没了。”老人名叫付小捧,69岁,现就医于漯河市第三人民医院。病例显示,其骨损伤、软组织肿胀。

多人砸窗户砍人逼迫拆迁被判刑

据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两段视频显示,2015年10月24日凌晨3时52分,四名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男子在小李庄游荡。其中三人拿着长刀、一人拿着铁棒。同年10月27日凌晨3时40分,还是四名戴着棒球帽的男子,把长刀和棒子放在路边后,捡起石头,朝村民家中扔去。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判决书载明:2015年6月4日凌晨2时许,因小李庄村民被害人蒋耀宾不同意拆迁补偿的条件,拒绝对其家房屋进行拆迁,该村社区居委会主任马朝阳便让黄威锋解决此事。随后,黄威锋驾车带领米帅、李占稳到小李庄村持刀将蒋耀宾的面包车砸毁,损失约1000元。

此外,小李庄的李学军因拒拆被砍成重伤。(2017)豫1103刑初317号判决书显示,2017年2月10日,负责小李庄拆迁工作的李某某、胡某等人在漯河市黄河路鑫昊置业公司开会,协商小李庄村民李学军兄弟二人家的拆迁方案,因之前未达成拆迁协议,开会商量后提出以下方案:在对兄弟二人邻居家的房子施工时,影响到二人,待其出门查看时将二人控制,并强拆其房屋。会后,李某某找到张贺阳由其负责组织人员到拆迁现场。

2017年2月12日,张贺阳伙同母耿豪、戴洋、张广孟、李明浩等十余人分乘三辆车,并携带砍刀、钢筋棍等工具到达小李庄南边河堤处,在张贺阳的指挥下,分批来到小李庄前街一胡同处,对李学军兄弟俩实施殴打。随后,以上人员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李学军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李学军弟弟受轻微伤。

判决书显示,上述人员均因故意伤害罪获刑。

郾城区政府至少13次强拆行为被判违法

房屋被强拆后,少数小李庄人打起了官司。

村民付毛的房屋在2016年9月19日被强拆。“我和老伴去医院看病,回来房子就没有了。”

漯河市中院判决书显示,2015年5月9日,郾城区政府发布房屋征收通告,决定征收小李庄440套房屋,付毛的房屋位于征收范围内。市、县两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辖区的房屋征收与补偿,付毛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郾城区政府对其房屋进行了强拆,但可以推定其房屋被小李庄社区居委会有组织地进行了拆除,该行为应该视为郾城区政府的委托行为,法律后果应由郾城区政府承担。在未与付毛签订补偿协议,未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郾城区政府作出补偿决定,未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拆除其房屋,违反《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2016年12月26日,漯河市中院作出判决,郾城区政府对付毛的房屋强制拆除行为违法。今年6月20日,河南省高院判决,郾城区人民政府赔偿付毛房屋及装修损失费、室内物品损失费等费用。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除付毛外,郾城区政府强拆小李庄村民周巧玲、荆荣花、蒋耀甫、李财生四人的房屋均被法院判决违法。

郭庄与小李庄相距车程只有5分钟。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郾城区政府强拆郭庄刘国胜、李省、卜鹏、晁鹏、曹红卫、张军利、付慧平、张保安8户居民的行为亦被判违法。此外,郾城五里庙多户居民也赢了强拆官司。

拆除王恩忠家的房屋是否也违法?7月12日,郾城区区委宣传部并未回应。此前,该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正在落实拆迁是否合法。”

南方周末发表评论指出,房屋拆迁一直是中国城市改造过程中的焦点问题。因为涉及巨大的利益,拆迁过程中强拆事件频发,强拆中发生冲突导致拆迁工作人员或者被拆迁户伤亡的案例也不时发生。为此,国务院2011年出台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对房屋征收和拆迁作出了更具体和严格的规定,条例规定对于拒绝拆迁的,政府部门不能直接强拆,而应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漯河郾城区的这一棚改项目,所在土地是国有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土地?征收手续是否合法?强拆是由法院组织,还是由拆迁指挥部自行组织?这些问题都需要答案。

漯河房价最高的“建业新城”

为何有人拒拆?上游新闻获得“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上写道,宅基地170平米以上,安置面积200平方米房一套,车位一个;宅基地120—170平米,安置180平方米房一套;宅基地120平方米以下,安置160平方米房一套。容积率1.6以内合法建筑面积减去安置房面积,按1300元/平米补偿(实为1370元/平方米)。除此之外违章建筑面积按260元/平方米补偿。

多名拒拆户和已拆户均称,他们不认同上述补偿安置方案是拒拆原因之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给我们明说安置房在哪,只说就近安置。直到王峥撞死人后才说安置在建业新城内。如果知道是安置在建业新城里,不会有这么多人拒拆。”

关于拆迁之前有没有说清安置地点,7月12日,郾城区委宣传部并未做出回应。

小李庄位于郾城中心地段,该村的土地上正在建设“建业新城”小区。小区开发商是漯河市鑫博置业有限公司,委托管理商河南中原建业城市发展有限公司。

7月12日,小区售楼部置业顾问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小区占地101亩,将建9栋楼,其中3栋用来安置小李庄村民,不对外出售。另外6栋中有2栋已经开盘,只剩几间没卖出。“小区总共有800多套房,1/3用来安置拆迁居民。我们拿地时,这块地是‘地王’。商品房售价每平方米均价过万,是迄今漯河均价最贵的商品房。”

目前,小李庄还有几户人家没拆,他们非常担心自家的房屋是否也会被深夜强拆。

同城商家都加入了店如云!我和我的小伙伴都在这里等你哦(公众号:dianruyun )新手回复“帮助”,查看怎么使用,详情咨询在线客服微信号:guanggeseo!

相关标签: 河南强拆
更多 漯河新闻 前往漯河新闻频道 前往阅读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